(上接09版)--河北青年报2019年12月31日A10版:看天下·天下关注--
日期查询:2019年12月31日

(上接09版)

(上接09版)

庭审

中方向泰方移交铁证被告人杀妻骗保被“做实”

起初,张英的家属最大的愿望是能将张轶凡引渡回国受审,以便查清所有疑问,让其接受中国法律的制裁。

但是,这个希望很快落空。2018年12月26日,泰国警方以蓄意谋杀、残忍伤害他人致死罪,正式控告嫌犯张轶凡。

今年1月24日,泰国普吉府检察院以泰国刑法289条中的蓄意谋杀罪,对张轶凡正式向普吉府法院提起诉讼。

江苏苏博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吴波分析认为,不引渡主要考虑到司法独立性及“不方便管辖”原则。“该案如果在中国审判,没有意外的话,张某应会被判死刑。”

为了掌握张轶凡杀妻骗保的证据,今年1月份,张英的家人联系涉案保险公司,期望获得保险合同,但屡屡碰壁。

另一边,在泰国,张轶凡否认“杀妻骗保”指控。这造成原定2月6日的第一次开庭时间,被法院调整到了2月18日。

事情迎来了转机:2月14日,天津警方向泰国警方移交多份证据,包括11份保单复印件、保单上被害人签字鉴定报告,还有福建一网红女主播的口供记录,显示张轶凡曾给该女主播“打赏”40余万元。这些资料,“做实”了张轶凡蓄意杀妻骗保犯罪行为。

被告人的“两面性”在三轮多场庭审中反复上演

7月5日,天津男子张轶凡涉嫌在泰国普吉“杀妻骗保案”在普吉府法院首次开庭。张轶凡的“两面性”在此后的庭审中反复上演。

庭审前,张英父母再次当面质问张轶凡为何要杀害张英。参与庭审的张英父母的泰方代理律师助理章红媛表示,张轶凡当时低头不语,但流了一点眼泪。

而到了7月9日第二场庭审上,酒店工作人员作为检方证人陆续出庭,描述案发当日情景,而“被告人张轶凡全程非常冷静”。

7月11日,该案迎来第四场庭审。张英的母亲情绪一度失控,大声质问张轶凡为何杀害女儿。章红媛说,张轶凡“面对被害人父母毫无畏惧,全程冷漠”。

到了8月8日,第二轮庭审再次开庭,张英母亲因过于伤心,庭审结束后一度瘫倒在法庭上,对着被告人连呼“你叫我以后怎么活下去?”张轶凡突然跪下叫了一声“妈”,法警一直拉他不起来,场面一度混乱。

9月3日,该案进入最后一天庭审,张轶凡突然对警方口供记录、其涉嫌保单签名作假等证据全盘否认,拒不认罪,并表示泰国警方未翻译,当时不知这些文件会成证据。

经历三轮多场庭审,法庭宣布,该案将于当地时间11月8日10时宣判。但结果并未如期宣判。当地法庭表示,因为案情重大,涉及的物证较多,要送到地区总法院进行审核,原定的宣判日期推迟到12月24日。

宣判

被告人被判无期徒刑死者亲属将诉涉事保险公司

“我们就期待他死刑,这是我们唯一的期待。”12月23日晚,即将飞往泰国的张英的父亲张仁俭在家中对媒体说道。

镜头里,张英的母亲低着头,默默流泪;张仁俭疲惫地靠沙发上,“以前整个家庭开开心心的,现在不管干什么都失去意义了……”

当地时间12月24日10时,该案在泰国普吉府法院迎来一审判决。主审法官宣读了判决,判处张轶凡死刑,但因其承认杀害受害人,获得减刑1/3刑期,最终判处无期徒刑。

这样的宣判,对于张英的家人来说已经等得太久,自案发起该案共经历三轮9次庭审,还遭遇一次宣判改期。张英的父母前后7次赴泰,无一缺席庭审。

张仁俭多次表示,一心只求法院能够判处张轶凡死刑。为此,张仁俭夫妇放弃了民事赔偿,表示“我们一分钱都不想要,就是想让他(张轶凡)杀人偿命”。然而,张仁俭也深知,泰国废除死刑已久,近年来泰国虽然恢复死刑,但在具体司法实践中死刑案例十分罕见。“控辩双方仍有上诉的权利,上诉阶段不再开庭。针对这种重大案件,中级法院也许需要一年左右对一审文件和证词重新审核。”章红媛对北京青年报说。

12月28日,张英的父母等来到天津永定塔陵祭扫张英墓。张仁俭将判决结果告诉女儿。张英的三叔称,下一步将起诉国内涉事保险公司,追究其审查不严、投保随意的法律责任。

■文/《北京青年报》、央广《中国之声》、《今晚报》、《扬子晚报》、央视■图片来源/《北京青年报》等

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

已有条评论

用户名:    (不填默认为匿名) 发布

足球盈亏指数 吉林快3开奖 518彩票注册 易中彩票注册 菲律宾赌场 中华彩票网 金丰彩票注册 游戏手机网投 新太阳城娱乐 皇鼎彩票